当前位置: 主页 > 金博士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良:资管业务要切实服务于实体经济的投融资需求

时间:2017-09-19 17:57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博士,中国银行首席研究员。先后就读于武汉大学、中国人民大学、复旦大学(中美经济学培训班)、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。2003年10月~2004年11月参加和团中央组织的博士服务团,任江西省抚州市市长助理。近年主持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、世界黄金协会等多项重大课题。先后发表论文200余篇。大学、中央财经大学、对外经贸大学等高校兼职教授,中华博士会副会长。

  近几年,我国资管行业发展迅速,近期,央行公布的《2017年第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》中,就如何促进资管业务规范发展开设专栏。日前,就我国资管业务规范发展及其前景等相关问题,记者采访了本报专家委员会委员、中国银行首席研究员良博士。

  记者:近年来,随着国人收入水平的不断提高,如何配置资产、进行财富管理成为面临的重大课题。请您分析一下我国资管业务发展现状?

  良:资产管理行业的本质是管理资产,即“受人之托,代客理财”,而管理资产的核心是管理价值和风险。我国资管业务主要包括银行表外理财产品、证券公司资产管理计划、信托公司受托管理的信托资产、基金及其子公司资产管理计划以及私募基金、公募基金和保险资产管理计划。目前我国资管行业的发展态势呈现出以下特点:

  一是发展速度快。近几年,在“放松管制、放宽、防控风险”的政策下,资管机构依靠政策红利,业务发展速度较快,资管规模快速增长。以券商资管为例,中国证券业协会数据显示,2011年年底券商资管规模不足0.3万亿元,而到2017年中,该规模已达18.1万亿元。虽然2016年开始,我国资管规模增速有所放缓,但绝对量的增加依然可观。

  相关统计显示,截至2017年上半年,我国泛资管行业规模已达118.8万亿元,较2012年的26.9万亿元增长了342%。其中,银行理财规模28.4万亿元,占比23.9%,在各类机构中占比最高;信托规模23.1万亿元,占比19.4%;保险公司资管规模14.5万亿元,占比12.2%;其余资管业务来自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、证券公司、期货公司、私募基金管理机构,合计规模约52.8万亿元,占比约为44.4%。

  二是互联网资管发展势头猛。互联网理财产品通过互联网金融渠道吸引了大量社会闲置资金,以余额宝为例,上市4年来,已成为规模最大的货币基金。截至6月末,余额宝资金规模达1.43万亿元,占我国资管总规模的1.2%左右。

  三是监管日趋严格。2016年下半年,证监会连续发布《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运作管理暂行》《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管理》《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户资产管理子公司风险控制指标管理暂行》等多项约束性文件,加强对机构资管业务的监督与治理。2017年上半年,银监会罕见两周连发7文,主要整治“三违规”“三套利”“当”等银行业市场乱象,旨在弥补监管短板,加强监管效能。

  良:自2012年的“一法两则”开始,受投资范围扩容等政策红利惠的影响,券商、基金业资管规模快速扩大。体量不断膨胀的资管产品也成为资本市场诸多风波的催化剂,风险事件时有发生,以下风险应予以重视:

  第一,监管套利导致同业链条无序拉长、积累风险。各金融子行业在投资范围、资本计提、杠杆等方面要求不同而存在监管套利的空间。不同类型的金融机构之间相互合作,通过多层嵌套、层层加杠杆等方式做大收益。但同时,这种同业链条的无序拉长,也带来了底层资产看不清、杠杆过高、资金脱实向虚等问题,甚至会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。

  第二,产品设计能力有限,大规模进行委外投资。由于资产管理多样化投资能力的不同,银行将大量理财资金委托给券商、基金等机构,不参与资产管理的真正环节,了资管本质。

  第三,通道业务体量大,加剧期限错配风险。许多理财资金被不合理地通过通道机构用于发放贷款。机构借由通道业务资金出表,通过放贷来套利。一方面,增加了底层资产不透明的风险;另一方面,会导致在理财期限仍以短期为主的情况下,进行长期贷款,加剧了期限错配,使机构面临的风险增加。

  记者:资管行业逐渐出的风险会对行业发展产生不良影响,那么,应该采取哪些措施促进资管行业规范发展?

  良:过去的2015年、2016年,部分资管机构参与的场外配资诱发A股剧烈波动,一些资管产品也成为不少产业资本强势收购上市公司的加杠杆工具,风险事件不断发生。针对我国资管行业逐渐出的风险点,应当综合考虑发展与监管的平衡点,采取切实有效的应对措施:

  一是功能监管和机构监管相结合,建立统一监管标准。对于不同资管机构开展的不同资管业务,监管部门应当制定一套统一的监管标准,从根本上避免机构监管套利,减少金融业内部的系统性风险。

  二是回归资产管理业务本质,打破刚性兑付。应该明确要求经营机构不得承诺保本、保收益,并加强对投资者的教育,强化卖者尽责、买者自负的投资,推动预期收益型产品向净值型产品转型。改变投资收益超额留存的做法,金融机构应该只收管理费,管理费之外的投资收益应该全部交给投资者,让投资者在尽享收益的基础上自担风险,从而回归“受人之托,代客理财”的资管业务本质。

  三是加强宏观审慎管理,建立宏观审慎建设框架。资管行业是跨市场、跨行业与各金融环节相互联动的,并不是单个监管机构可以单独来解决问题的。而宏观审慎管理是保持经济金融稳定、有效防控系统性风险的重要举措。

  四是增强主动资管能力,实现资产跨市场配置。资管机构面对日趋激烈的同业竞争,应当尽快加强产品创新,减少依赖委外资金,逐步缩减通道业务。2017年,投资依然面临“资产荒”困境,大类资产轮动速度加快,多元资产配置、资产跨市场配置仍是重要选择。

  良:互联网资管是互联网金融体系发展的新生力量,正逐步成为互联网金融中的重要组成部分。我国互联网资管业务具有以下特点:

  第一,机构发展活跃度高。互联网企业、各类投资管理公司等非经营企业开展资产管理业务十分活跃。仅在工商管理部门注册,不持有经营牌照的投资管理公司、投资咨询公司、公司、理财公司等,向提供的投资产品或理财咨询服务形式多样、名目繁多。根据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的最新监测数据显示,互联网资管公司已达3500家。

  第二,资管规模发展迅速。互联网理财产品以货币市场基金为主,目前,国内规模最大的公募基金为天弘基金,与阿里巴巴紧密合作,余额宝产品触及到了千家万户,也促成其规模的扩大。

  第三,资管门槛低端化。所谓资管门槛低端化主要反映在两个方面:一方面,参与资产管理业务的机构越来越广泛,主要表现为互联网资管从业机构的数量增加较快;另一方面,投资门槛的降低。市场上很多标准化的资产管理产品都有较高的投资门槛,但通过互联网资管的资金池进行投资,只需1元(如余额宝)就可以越过高投资门槛,使投资者结构由监管机构的合格投资者向普通投资者。

  第四,投资径多元化。互联网资管的投资渠道主要有三种:标准化的金融资产、非标准化的金融资产和互联网金融平台体系内创新的非标金融资产。此外,互联网资管投资与这三种渠道并不是相互的,可以将这些渠道中的不同产品任意组合,形成高收益、低风险的金融理财产品。

  第五,风险控制能力弱。由于互联网金融的轻资产、跨区域、高隐蔽性特征,大量监管套利混杂其中。互联网金融在中国处于起步阶段,目前还没有较为完善的监管和法律约束,缺乏一定的准入门槛和行业规范,整个行业面临一定的政策和法律风险。

  良: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围绕服务实体经济、防控金融风险、深化金融“三位一体”的金融工作主题作出了重大部署。习总强调做好金融工作要把握好几点原则:回归本源;优化结构;强化监管;市场导向。此次会议对我国未来资管业务的开展带来较大影响。

  第一,有效处置资管业务风险点,守住风险底线。此次会议强调金融安全,将防控金融风险放在重要地位。因此,对资管业务监管标准不一、监管套利、通道业务、委外资金等风险点,监管部门将积极采取有效应对措施,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。

  第二,统一、协调资管业务监管标准,补齐监管短板。本次会议决定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,统筹协调监管,有利于消除机构间“交叉区域”“真空区域”的套利机会。此次会议为资管业务统一监管标准指明了方向。

  第三,回归资管本源,服务于实体经济发展。会议提出,金融工作的重要原则就是“回归本源,服从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”。我国资管行业转型方向就是要回归资管本质,把为实体经济服务作为资管业务的出发点和落脚点,去通道、减委外,减缓资管行业无序扩张的步伐,引领资金脱虚入实,协调金融与经济的平衡发展。

  良:随着我国宏观经济的发展,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、理财观念的增强、金融科技的进步以及相关法规的不断完善,我国资产管理行业将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,成为名副其实的大资管。未来我国资管行业的发展,将呈现出以下几个方面的特征:

  第一,大资管行业将逐步回归资管本质。在监管趋严的大背景之下,为了促进资管业务规范、健康发展,根本之举还是要回归“受人之托,代客理财”的资管本质,加强风险自担的投资者教育,打破刚性兑付,充分发挥资产管理业务的功能,切实服务于实体经济的投融资需求,进一步避免资金脱实向虚。

  第二,机构资管业务“去通道”化。随着监管层提出不得从事让渡管理责任的通道业务,未来我国资管行业“去通道”方向明确,主动管理将成为资管机构的核心竞争力。

  第三,进一步落实风险防范措施。严控风险的底线思维,把防范和化解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,重点针对资管业务的多层嵌套、杠杆不清、套利严重、投机频繁等重点问题,加快统一监管标准,减少存量风险,控制增量风险。

  第四,互联网金融监管日趋完善。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,实体经济引发新的金融需求,互联网金融作为传统金融行业与互联网行业相结合的新兴产业,风险正逐渐。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对互联网金融仅涉及一句“加强互联网金融监管”,政策层的明确,未来互联网金融即将面对监管趋严的新挑战。

相关推荐